久违的 SingleDoge 日记系列更新,再不写一篇这个系列都要被岁月尘封了,翻了翻归档,上一篇正儿八经发布的日记已经是一年前的 5 月了,断断续续的日记草稿质量堪忧。

最近嘛,小日子过得忙碌,夹杂着心酸的滋味。这种状态持续了多久呢?

生活

大概疫情开始后我的生活就变了吧,刚开始时是铺天盖地的谣言与辟谣,以及每日新增的新闻,我想:像我这种从不门、连屋子都懒得出去的人来说唯一能让我动弹的只有快递和外卖,而现在只剩快递。心里默默计划的返校从 4 月拖到 5 月,眼下看来还要继续拖到 6 月,而原本计划返校再做的一些事不得不在家里完成,比如补考。嗯,在家学习的感觉不算太差也不算太好,前半句是因为我不再需要从众,没必要做样子给谁看;后半句则是因为在家也免不了走神,课上着上着就想到了浏览器,今天 Feedly 的朋友们又整什么活了吗 / GayHub 的朋友们又发现了什么新奇玩意儿吗?

也许这一切让疫情背锅也不对,是因为我的常用设备变了吗?自从一加 5 不再工作,我换上了一年前买给妈妈备用的 iPhone 6s,在这个三摄四摄呼风唤雨、苹果华为针尖麦芒的时代,手里握着这轻巧的 6s 可谓复古了,毕竟 5s 怎么也得算半个古董了吧。折腾了许久,翻越高墙的梦想还是不能在 6s 上实现,想了想被我刷成白苹果的 i7 我还是不再考虑瞎折腾了,翻什么翻?憋着!用惯了 Android 的我看来 iOS 还是不适合我,最让我头疼的是复制文件居然还必须走 iTunes,啊这?也许正是这些不习惯,让我戒掉了对手机的过度依赖,然后,转向了对电脑的过度依赖。在家有网有电,不像在宿舍玩到正尽兴时断网断电了,我的电脑也渐渐开始像一台服务器一样工作,白天网课、浏览器、VSCode,夜晚下载、挂机、自动更新,只有我哪天突然心疼本本了才会选择让他重启。原来花在手机游戏上的时间开始成为我瞎折腾的资本,这段时间除了上网课的时间我几乎都花在了浏览网页和写 Bug 上。重拾 C 语言,看看 Python,学学 CSS 和 JavaScript,想干啥就干啥,不像在宿舍。在宿舍里写代码有一种异类的感觉,我更希望大家在寝室一起联机快乐,而不是我在做着他们都不理解的事情然后他们发出不明所以的吹捧“牛逼啊”。

又或者这一切既不是因为疫情,也不是因为手机电脑,而是因为身边的人和事。今年过年的时候格外冷清,我觉得似乎上了大学之后这样的年就成为常态了,不像以前叔伯姨舅都会回家团聚,今年刚好就着疫情的由头谁也不回了,大年夜只剩一家五口围着咕嘟嘟冒泡的清汤火锅抿一口健康的王老吉,清心寡欲。二姑走了很多年了,家里人一直瞒着爷爷,刚开始的时候我看着父母亲朋在饭桌上编理由糊弄老人,现在爷爷似乎也不再问起,我对这事感觉很微妙。现在二姑爷也病的不轻了,我不敢想象以后的事。最近呢,舅舅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住院了,从县里转到市里,妈妈不跟我说,但是我看着她时常精神不振就知道舅舅一定病得不轻。想想舅舅那么爽朗乐观的人,现在也不得不戴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这种感觉也很 微妙 不妙。妈妈就这件事时常警告我不要熬夜,要我早睡早起吃早饭。我也想过啊,可是有的事情成为习惯就不想改了,夜晚宁静得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做什么都不会被人打扰,没有 QQ 消息,没有微信通知,群聊变得安静,整个世界都变得清净了。这个时候开始,无论是突击作业还是敲击键盘写博文修代码,总是感觉十分舒适。哦,唯一让我头疼的就是妈妈的催促“几点啦?赶快睡觉啊”……

谈及生命的时候我总会想自己的未来。不知不觉大二也已经快过完了,曾经幻想中的步入社会就在眼前,可是当我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却发现,我为了这一切做的事这么傻。我在父母的监督下学习,在大学的宽松下放肆,以前每天的学习就为了考一个像样的大学离开家乡,现在每天的学习就为了及格万岁。大一的时候认为这些数学物理学了又有什么用处呢?不学!现在接触了专业课才懂得什么叫“数理基础”,原来一切需要这些基础。那些年少无知的想法让现在的自己追悔莫及,一种 多年的义务教育都将葬送在大学四年 的想法在心底滋生。刚进入大学的时候我以自己接触了博客而自豪,现在却觉得这么多年了我的长进是那么微不足道,我总是三分钟热度学个皮毛就弃坑,而别人自学一周也许就能比我更懂 Web。身边的人就像这样默默的超越了我,只有我还活在从前。我觉得迷茫,我的人生漫无目的:未来会成为硕士吗?可是我的专业课学的一言难尽;未来会成为电气工程师吗?可是我似乎连电路仿真都做不明白;未来会成为程序员吗?可是我连前端三件套都没熟练掌握。当我否定掉这三个规划的时候,我便恐慌起来,我的人生就此失去目标了。一旦毕业我连找父母要钱的理由都没有,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如何生活。小的时候我觉得生活不过就是毕业了找份工作拿着几千一月的薪水,找个住的地方日复一日。现在看来那样的话真是糟糕透了:几千一月糊弄自己还差不多,父母呢?我有什么脸面让父母继续卖命?爱情呢?这样糟糕的糙汉子只有梦里才配拥有爱情吧?

代码

太糟糕了,还是谈谈现在吧。学习之余便是代码,这一段是最近在 GitHub 上的“工作”。大约一两个月前我突然对吃灰已久的 GitHub 账号产生了想法:让 Contributions 绿起来!一直以来 GitHub 是我找资源的首选地,各种 Gist 和仓库,总是有相关的资源可以借鉴,前段时间折腾 WSL 的时候 Github issue 和 wiki 区一度成为我反复翻阅的地方,和 Stack Overflow 类似的,这里能找到大部分合适的答案。回到“工作”上来,最近做的事就是修改 VOID 主题了(顺便的还对 AlanDecode 大大的主题配套插件也动了刀,目前自己用起来是舒服了),虽然博客挺长时间没有更新了,但是对 VOID 的二次开发却一直未间断,甚至还像模像样的发布了两个小 Release。Git 的基本操作也学会一些,至少 clone commit push 一条龙算是熟练了。可惜,JavaScript 和 PHP 方面我一直都是萌新,甚至从未仔细学过他们的语法,这导致我的二次开发效率蛮低的,很多地方都是仿写,想做到没有冗余代码的地步我觉得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本来是以为二次开发不久我就能在博客开心的宣布:VOID Done! 快来 Star 吧!结果随着二次开发的进行我越来越觉得我的代码写的实在太差劲了,为什么这个功能我做不出来?为什么这个功能要插件?现在,我连在 Alan 大佬的博客评论的勇气都没有了。(Alan:啊这?我原来写的这么工整规范的代码你给我改出个这玩意儿?)每每想到这我就一咬牙,绝对不能把这东西发博客,太 der 了!

真正自己做着主题二次开发的事情的时候,我就开始看开一些事情了。为什么开发者不回答我这个问题?我给你 5 块你把这个功能加到主题上好不好?博主博主你这个页面是怎么设置的啊?这个代码直接替换吗?换友链吗?在?……每天逛博客逛 GitHub 逛主题售后唠嗑群,我都能看见各种问题,至少 QQ 群里的问题层次其实都比较低,有的连问题是什么都描述不清楚。这大概是为什么 QQ 联系在程序员界算是被嫌弃的一个原因吧。被提问的人是什么感觉这因人而异,但是对我而言,我就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吗?你自己动手试一下不好吗?同样打字的时间,你花在搜索引擎上效果比在这一两百人群只有几十个活人的地方效果更差吗?还有对于在主题售后群里聊 DD、cc、翻越高墙、散布链接的行为我更是深恶痛绝,几乎我加的每一个 QQ 主题群(从最初的 Material 到 Handsome 再到泽泽社长的群)都免不了这些。恶意攻击也偶有发生,但是链接还是会继续散布。主题售后群里时不时就丢链接的博客质量参差不齐,毫无意义的搬运不在少数。用点心思在文章上自然有人爱看,这道理很难懂吗?在这里只想借用 Alan 大佬发布 VOID 主题时的一段话:

我希望使用这些主题的博主,能认真地多写几篇正经文章,这才是独立博客的精髓。一两句话的牢骚,大可以去微博与 Twit­ter 上说;花花绿绿的代刷广告与盗版采集还是免了吧。
VOID: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 无文字|三无计划

当然,我也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博主,翻看我的归档就知道其实文章都是一些大佬看不上眼的东西,有的时候文章不删反而更容易激励自己,大概类似“反面教材”的效果。到 2024 年,如果这个博客还继续产出的话,我想必会回顾这十年的历程,从最初到当下审视博客的变化。说到十年我又想到了一个叫做“ 十年之约 ”的项目,“从加入这个活动起,我们的博客十年不关闭,保持更新和活力”。对我而言,不需要任何“约定”、“承诺”,我也会保持这份写博客的热情。虽然目前看来也许国内互联网内容的发展和独立博客的联系不甚紧密,但是每多一篇精心打磨的文章,我天朝 Web 圈子就会多添一份彩!我十分期待有一天不再需要谷歌、不再需要过滤脚本,在地址栏输入中文,大家就能轻松获得详尽的中文资料。(记录一些最近发现的我觉得很棒的博客 1

网络

谈及互联网内容,最近网上的瓜真是一个比一个劲爆。什么 AO3 事件、罗志祥事件、papi 酱事件……我真是搞不懂了,疫情期间大家都闲着没有事情干是吗?有的事情确实挺令人恶心的,但是吃瓜归吃瓜,拿来关注明星污点、翻黑料、瞎打拳的时间花在改善自己生活上不香吗?明星终究是明星,就算我拿着相机怼到人家脸上拍到了照片,咱们的世界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非要说有点联系也是虚无缥缈的。

以前,这些明星黑料的生产商是微博,和我的世界很远;后来 QQ 有了看点,不过还好,可以关闭;现在,连哔哩哔哩也变味了。我不知道是我的个人原因还是怎么了, 我的哔哩哔哩她十分不像从前了。不谈每天推荐的某某正式入驻辣,连每天热门的榜单也五花八门,有的时候我刷新半天又半天都找不到一个对胃口的视频。我甚至下载了以前不屑一顾的抖音来消遣刷不到哔哩哔哩趣味的时间。

就我个人来看,哔哩哔哩开始走上一条悄悄远离二次元的路了,不管是公司高层的战略决策还是国家的隐形政策,她的确开始变化了。要说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端倪,我觉得是央视表扬哔哩哔哩之后。以前哔哩哔哩有一些比较抖音、快手、哔哩哔哩风格的视频,我觉得半分客观,但是现在看大部分这种比较视频,视频本身虽然可能没有特别的意味,但是弹幕总是不免带“哔哩哔哩最好”的节奏。其实有的时候没必要,哔哩哔哩搬运抖音、快手也不少见了。请问我是脑子抽了吗?在哔哩哔哩刷着抖音味的视频,然后看见平台比较之类的视频还被弹幕带节奏。

弹幕质量的问题虽然可以通过关键词屏蔽解决,但是我还是希望从根源、从用户意愿上解决这个问题。随着社区规模的扩大,如何界定和规范用户行为,也应该成为视频平台用心考虑的问题。我觉得 B 站风纪委员会就是针对内容质量问题的一个非常可爱的设计,希望她能做得更好。弹幕的乐趣实在是难以抵挡,但是只要开启弹幕总能看到莫名其妙的玩梗弹幕、颜色弹幕等,让整个视频在我眼中都十分掉价。弹幕一方面显示了视频的热度,一方面也促进了游客的交流。而低质弹幕呢?似乎除了增加流量没有什么明显的好处。试问人们对二次元负面的一些刻板印象是从何而来?我觉得低质弹幕难辞其咎。

最近几天我更是对哔哩哔哩有些失望,“邀萌新赚红包”?别人还在吐槽入站考试越来越水,现在……你可真行,你改名叫“哔多哔多”好了。哔哩哔哩的变化我觉得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涌入这个社区的人,规模扩大但不应该降低门槛,降低门槛不应该下限太低,如何找到一个平衡点让用户质量和社区热度都得到保证是一个难题。

破案了,哔哩哔哩还是从前那个哔哩哔哩,我不是从前那个我了。

……

不知不觉写了三个多小时,自己觉得是正儿八经的写了点有思考的东西。最后突然想感谢一下默默关注本站的每一位小可爱,我真的太爱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