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网站的一点一滴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149 天前,最后修改于 6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今天一时兴起想起来 关于 页面很多信息都是直接照搬 默趣小站 来的,用在本站不太合适,虽然都是自己的小站(欣慰.jpg)。于是动手准备修改修改,结果写着写着发现有好多事可以写,于是就诞生了这篇文章。

 

#0x01 缘起

说起接触信息技术这个方向,最早给我点亮这盏灯的人,是 Bin ,我的小学同学。
200N 年,外出务工的农村人非常多,我的父亲就是这样在我出生前就跑遍了五湖四海,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在广东 D 市给老板看房子(当时出租房非常热,成片的楼层用来长期短期出租),于是母亲带着我和我的姐姐(同龄)一起来到 D 市……就这样我开始了在 D 市的学习生活,在一所民办小学我遇到了 Bin 。
当时的我对网络的认识可能就是QQ、QQ农场、QQ牧场之类的了。在我这个土包子眼里能有个QQ那就是非常值得自豪的事,级别高位数短那就更好了。直到三年级五年级(看了下最近的QQ20周年回忆,我的第一个QQ是2010年才申请的,也就是五年级啦)我悄咪咪将一张字条(大致就是希望小姨帮我申请一个QQ的意思)塞给来唠嗑的小姨手中我才有机会拥有了自己的QQ,当时只有去小姨家才能玩到电脑上上网,我和我姐总是抢着登QQ进农场。现在看来真是好逗啊。
Bin 是城里人,家庭条件什么的我不知道,但是玩玩电脑当然是很轻松的事。当他和别人聊起赛尔号奥比岛那些游戏时,我都是一无所知。Bin 天生有艺术细胞,他画画很好看,尤其是卡通。我很羡慕。一开始我在班上说话不多,很拘谨,而他很活跃,差不多是我心中想成为的样子。后来我们做朋友了,但是偶尔也闹矛盾,甚至有一次我做了粗鲁的行为,为此我还特意写了道歉信希望与他和好。(本来不想写这些琐碎的,但是想一想太感慨了,我害怕哪一天连这些统统都忘记了。那时候的生活总是很有意思,虽然当时不那么觉得只希望快点长大)
六年级的时候班主任每天中午在班上用多媒体(好像是五六年级才装的,当时流行多媒体教学)放歌、放《僵尸叔叔/家族/ XX 》、放《怪侠欧阳德》,有一天 Bin 用多媒体展示了他做的游戏论坛(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形下了,总之我看到了),我一下子就感觉特别有意思。心里除了感觉 Bin 真牛逼之外对信息技术这个方向多了很多兴趣。可惜,现在我的脑海里对那个论坛的样子没什么印象了,只是想到了 Discuz! 论坛程序的模式,然后论坛里有很多我看不清的内容。
……
后来由于小考的缘故我不得不告别 D 市,那座城市给我留下的远不止知识,还有那些个性十足的同学、或严厉或温柔的老师、缤纷多彩的生活(我可能又有新的文章可写了)。回到农村,我上了镇初中,和曾经打打闹闹的同学基本断了联系,QQ 群成了一个形式,那些名字越来越生疏,Bin 在我的脑海里也逐渐变淡,只是偶尔还会想想这个大佬现在在做什么呢……

 

#0x02 初次

刚上初中,父母在亲戚们的建议下买了电脑,安装宽带的同时送了一台智能手机,家里的第一台智能手机,虽然是个厚度十几毫米的杂牌机,但是很潮、而且能玩那种不只是上下左右移动的游戏,对我来说很好了,我和姐姐像当年在小姨家抢电脑玩一样抢这台手机玩。渐渐的我厌倦了需要争夺的东西,而且姐姐在手机上装的东西我觉得很 low 很无聊,下载东西什么的也把手机里整的乱七八糟,这让我一个强迫症很烦。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脑子里有了买手机的想法,但是一直畏惧后果。
直到初三,我背着家里买了个手机,那是我人生中第一台智能手机 华为Y511-T00 ,花了 499 CNY 吧。我知道,和父母说他们肯定不会给我买手机的。我的初衷是用手机学 HTML/CSS ,但是结果手机到手后几乎玩遍了当时的腾讯游戏,什么《天天酷跑》《天天飞车》,还有《滑雪大冒险》《植物大战僵尸2》这种。这个手机在某天被我姐姐发现并告发后被妈妈收走了,我挨了一顿臭骂,我还记得当时爸妈的表情几乎就是…就是…就是十分震惊,他们不敢相信一直以来乖乖的我会拿家里的钱去独自买手机……(又说跑题了)
有了自己的手机后我第一件事就是下载QQ,加入了好几个网站开发的群,后来经过一段时间只留下了一个叫“梦想联盟”的群,这是一群和我差不多年纪、甚至更小的学生聚集地,当时的我还没有自己的网站,只是跟着群里大佬后面水群,看别人的链接。呆了很长时间,我以“初夏阳光”的名字和群里很多人都混熟了。这里有很多大佬、也有很多萌新。我现在印象最深刻的大佬级别人物当属 qwqcodeTonyHe 了(很荣幸现在能和他们互为友链哈哈哈)。
也正是通过梦想联盟的群友们,我知道了 WordPress 这种开源博客程序(当时群里基本都是 WordPress 博客),我想有一个 WordPress 站点,我想只要搭建了这种东西剩下的外观都可以靠一种叫做“主题”的东西来解决,完全不需要费心思学 HTML/CSS 啊。于是,某天在群友的推荐下我用上了 凡科免费建站(现在的凡科和以前的模式似乎不一样了),不需要一分钱成本,域名靠二级域名,空间上传个 WordPress 压缩包,解压,访问网页安装。当我第一次进入自己的网站后台,我觉得自己就好像有了自己的孩子(虽然这么说听起来很滑稽),可以为所欲为好好调教了。安装上 WordPress 后我花了很长时间慢慢摸索 WordPress 的后台,它的编辑器在手机上用起来不太方便,我写的文章也基本都没什么含量,非常的水,偶尔写写日记随笔可能就算是正式文章了,否则大部分文字都是从别人的博客 Copy 来的,虽然也花了功夫,但现在看来毫无价值。一开始拥有网站那时候的我写文章如果花了 2h 的话,折腾主题插件一定花了 200h+ ,基本上就是在找主题换主题,夸张一点的说三天一换,看到好看的就下载下来换上,就好像在街上有白嫖衣服的机会一样不白嫖它一下就难受。

 

#0x03 中断

网站的数据在免费空间呆了一段时间我就开始不安分的寻找别的空间,并给自己准备域名。考虑了很久域名决定是 moccoo.cn ,受当时一个叫运营笔记的站点域名 ccoooo.com 影响,觉得这种带重复出现的字母的域名比较容易记。后来又买了 mocurio.com ,这个时候就更多的考虑域名的含义(Mo(re)Curio(sity))了。由于我年纪不够,用不上移动支付,所以直到某天在梦想联盟群里遇到了出腾讯云学生机的朋友,我才有机会自己接触 Linux 服务器。我试过了 CentOS (主力)和 Ubuntu ,但都停留在复制一键命令然后回车运行的水平上——网站环境搭建入门靠网站面板如 AMH面板BT面板这样的,现在稳定使用 Oneinstack 的一键包,都是直接复制命令然后运行的玩意。到现在对 Linux 命令熟悉的也屈指可数:wget unzip tar chmod rm(但是好像也够用了?)……服务器折腾了一段日子后我又回到网站主题上来,继续寻找新的主题。
在频繁尝试主题的日子过了很久之后,我对网站的兴趣说实话有些降低,因为我看不到自己的价值。我看到自己复制的博文别人也复制过,有时候搜一个问题出来一堆结果,然后呢点进去一看全都是一样的内容。不仅自己找不到解决办法,还浪费了很多时间。这一部分原因是百度搜索引擎垃圾的地方,对国内原创内容起不到保护作用,收录泛滥,谷歌搜索引擎收录的考量原创性就很好;另一方面也是博主的原因,转载应该有自己的解释理解,在原内容的基础上有所创作,否则意义何在呢?
而且当时初三,中考的压力也大,爸爸妈妈没事有事就拿考不上说事儿,而我因为手机的缘故初三成绩比初一差了很多,从一开始在市里排名到校里排名,说实话我也有点破罐子破摔,考到哪我都无所谓,我觉得中考本来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爸妈就唬我。学校的考试任务也很重,虽然比不上高考吧但也很累,没有时间再去玩网站了。
此外一直以来我都是在用手机建站(重点是背地里玩手机真的很难受啊喂第一个手机被没收不久我就又买了一台手机 华为 G7 ,屏幕配置比第一个手机也好多了,价格好像是 799 CNY,这个手机也在某天早晨我起床的时候被爸爸发现了,又挨了一顿臭骂),开服务器,搭建网站环境,上传文件…基本都是靠 JuiceSSH+ES文件浏览器+Chrome ,写代码基本用 MT 管理器写,代码高亮效果不错。手机建站效率很低,写代码一个字一个字打真的很慢,调试也基本没法做因为调不出控制台。开电脑的时间很少,爸妈基本不准,他们不知道我在干嘛就干脆定义为“玩”让我很反感。
多方影响,我不得不中断玩网站这事儿。这大概是2015年之后的事了吧,记不大清楚了这是 2015 年的事了,中考完爸爸妈妈没有信守诺言(他们说只要我考到一中就让我好好的玩并把没收的华为 G7 给我,但是我考上了他们也管的很严,在一次争吵中我十分愤怒地用尽力气地把这台华为 G7 摔了,一个角变形了、屏幕也坏了)让我舒舒服服的过暑假,手机没了电脑不大能用让我建站困难,我的网站就这样停止运行了。

这一个中断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我后来在写网站版权的时候还是习惯写“ © 2014-201N 年 ”的字样装哔。估计也正是这段时间梦想联盟的格局发生了大的变化,里面的开发者基本上分散开来,再也没有最初那种欢乐的感觉了。

 

#0x04 再续

2016 年,高二上学期,我又背着家里买了一台手机 乐视超级手机2 Pro ,我觉得是当时配置很好的手机了。我再次用手机建立起网站,服务器还是最初从梦想联盟里朋友那买的腾讯云学生机(时长3年三百元)。这个时候的我依旧选择了 WordPress ,并试图给自己的网站一个“时代”的概念:从前的网站是 1.0 版本,现在是 2.0 版本以后可能还会有 3.0 什么的吧,有大变更就升级一次版本号装装哔。(哈哈哈,自己的网站真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那时我安装了一个清新的单栏白色主题,决定不再花大功夫在外观上,而是注意内容创作,由于写代码对我来说还是太难,于是就从日记入手,做一个真正的博客记录生活。写了很多篇日记,但是渐渐的因为手机写作效率低更新也越来越慢。
2017 年,一次偶然串访链接我串到了 Viosey 的博客后一下子喜欢上了 Material 这款主题,因为这款主题我知道了 Typecho 博客程序。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安装了一个 Typecho 实验站,体验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再也不想用 WordPress 了,先不说加载速度,单单编辑器的手机体验(我一如既往常用手机写博客)我就觉得 Typecho 比 WordPress 友好多了。从这以后我一直在折腾 Typecho 博客,像 WordPress 一样我开始找 Typecho 主题,折腾来折腾去还是选择了 Material 。
给 mocurio.com 穿上了 Material 之后我开始了长久的 Material 之旅。我查阅 Google Material Design 的文档,尝试魔改主题,后来也确实给主题魔改了一些我自以为不错的地方。我也就在这种修改中慢慢摸索学习 HTML/CSS 和 PHP 。最初的 Material 主题是 Viosey 一手开发的,后来开发者中加入了一个叫 Neofelhz 的福建学生,再后来因为我仿了他的个人主页他就把我的服务器 DDoS 送进了腾讯云黑洞,我就无能狂怒但无话可说。(事情的确是我做错在先,但是我觉得他做的太过分了,而且之前他让我下掉个人主页的语气让我觉得恶心)我因此退出了 Material 主题群,心里暗自发誓不再用 Material 主题(真香啊)。让我放弃 Material 主题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开发者停更,Viosey 和群里的小伙伴都相继换上了 Hexo 博客程序,Hexo-Theme-Material 的开发逐渐代替 Typecho-Theme-Material, Typecho 后来的很多修改都是 Neofelhz 做的,再后来 Neofelhz 也弃坑了,Typecho-Theme-Material 基本丧失了活力。
说来也正巧,在这之前一段时间我恰好发现了一款新生的完美的主题 Handsome ,是 友人 C 基于 ThemeForest 上一款主题二次开发来的,看得出来花了很多心思。出于喜爱我第一次掏钱买了这个主题(其实主要是便宜,WordPress 主题动辄几百,这款主题当时售价几十块,用某博主的话来说“这买断机制简直像白嫖”)。退了 Material 的圈子,我正好换上了这款 Handsome 继续写作。
2018 年,高考前我犹豫再三最后决定给大学生活准备一个新的 QQ 号,顺便再买一个新的域名(当时的域名续费券没用掉,过期了觉得挺可惜),想了好久最终决定买下 monsterx.cn 这个域名, MonsterX 的 QQ 昵称就此诞生。新的域名下来后我就有了两个网站,本来打算这个网站就简单做个自己的个人主页吧,博客继续用 mocurio.com ,但是后来我发现了 黎明余光 大佬已经接盘继续 Typecho Material 主题的开发,我忍不住用 monsterx.cn 又做了一个 Typecho 站点,主题是黎明余光的重制版 Material 。玩着玩着我发现自己还是习惯 Material 的样式,手机上看起来非常舒服(电脑端 Handsome 更胜一筹,但我还是用手机看网站更多啊),于是干脆以这个 Material 为基础一边一点点修改主题一边记录生活。

现在,我已经完全把这个 MonsterX 小怪兽 的站点当做自己的博客,默趣小站打算做一个纯笔记的站点(学的不够做不出有营养的笔记)。

 

#篇外 缘分

在梦想联盟的日子,还有一段奇妙的缘分。
起初的梦想联盟并没有局限于网站领域,而是聚集了很多爱好信息技术之类的小学生(真的很多中小学生)朋友,其中也不乏开发 APP 的(当然,我发现这些 APP 基本都是用 叮当Dingdone 做的,我也试过叮当平台,基本就是傻瓜式可视化操作,直接拖动组件不大需要写 Java 代码,但是能做出一个结构功能完整的 APP 也并不简单)。当时群里有一张群友做的图,把群里的 Web APP 开发大佬头像放在一起,下面注明昵称,就像光荣榜似的。本来这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我在上面看到了 Bin 的名字!我一开始以为网络这么大重名有什么好惊奇的呢?但是某一天我闲着没事翻群成员居然真的看到了 Bin !
就这样 Bin 再次走进我的世界,我和他聊了一段时间。我了解到他开发 APP 了,一个叫“K谷”的聊天社交软件,我感觉在梦想联盟的 APP 圈子里这个 APP 算是比较成功的作品。那时 K谷 还没有上架应用商店,我向他要来了安装包,成为圈子里的一个内测用户,并获得了认证(当时那个开心啊)。Bin 把自己的开发者团队命名为“星禾”,这让我也萌生了建立团队的想法(后来我自娱自乐似的整了个“墨柯探索者”的团队,吸纳了几个实为“粉丝”的“队员”,并试图搞些大新闻,但是后来凉了哈哈哈)。
Bin 的 K谷 让我感觉 APP 开发也好有意思啊,我鼓励他像梦想联盟里另外一个 APP 开发者组织一样建立自己的官方网站,宣传自己的作品和团队文化。但是他貌似不太擅长网站方面的东西,做的网站也停留在免费建站可视化拖放的层次,而我只会套主题的菜鸡却什么也帮不了。星禾的第二个作品比 K谷 热度高多了,是一个叫“探音”(官网还在,应用似乎已经不更新了)的音乐知识互动平台,这个软件发展了一段时间后在各大搜索引擎的推送报导都很多。(这正式让我摒弃了对凡科免费建站、叮当DingdoneAPP制作等诸如此类的免费+可视化作品开发平台的负面看法,一开始我觉得这种东西很低级,不可能做出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事实上开发者的创意头脑才是关键。)
探音的开发花去了 Bin 大部分的心血,K谷不再活跃并最终走向关闭下线。在和 Bin 的交谈中我发现中学之后的他更加喜欢音乐,他的能力也更强了,当时他的 APP 团队和另外一个团队在 叮当Dingdone 官方承认的服务商(大概就是代开发代上架应用商店之类的工作)名单里,我觉得他们相当厉害。Bin 看过我的网站,那时候我的网站还是很低级的博客,也许他会觉得我眼光什么的很 low 吧,我不知道。
过了相遇的那一阵子我和 Bin 的话题又渐渐消失,我后来帮他测试应用、给软件做过一份策划供他参考、给他的网站提供了一点点支持,但是其他的我都无从帮忙。后来我和他也就慢慢的很少聊了,现在上个大学更说不上话了,但我相信他依旧在做自己喜欢做的,和我一样。我也相信我和他会是永远的朋友。不知道缘分会在何时继续降临呢?

 

#篇外 梦想联盟的朋友们

和梦想联盟里的那些伙伴一起水群的日子是我不可磨灭的记忆,他们给了我很多零碎的知识,一点一点让我走上这条路。
我初三时 qwqcode 的站点是“浮梦流年” airlind.net (已失效),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主色调是淡蓝色的 WordPress 站点,基于 知言Tinection 主题深度二次开发的主题,当我第一次进入他的博客时我就被那些设计、特效迷住了,我甚至能在导航栏二级菜单位置玩上很久。后来中学一段时间他的站点关闭了,我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的作品了,直到后来 qwqaq.com 的出现,让我再次兴奋,现在他的站点少了花里胡哨的设计,更加注重记录,但是一如既往清新脱俗、让我看起来很享受。
TonyHe 一个我不太了解的大佬,在我印象中初三时他似乎是个和我一样的萌新啊,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摇身一变变成了精通 php ps 的大佬,他的互联网刊物 小半 十分精彩,我相当佩服!
还有一个大佬 Linkin Hone ,当时一点一滴用 ThinkPHP 开发出了自媒体平台 特普X tepux.com (已失效)。他说话总是带有一种官方感、严谨得不像一个孩子。还记得当时我在 特普X 的账号获得官方认证那种喜悦感,就好像得到了微博认证那种感觉。我还在期待这个自媒体平台能越来越好时,某一天这个网站抛出了 500 错误页面,后来错误页面都看不到了,那个曾经熟悉的 Lin 的 QQ 头像也很少再亮起过,我就好像关注一个忘记账号密码的 UP 主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是我的错,林并没有离开,他一直都在,只是我不再留意他了,看了一下他的空间发现他现在似乎是在新加坡留学生活了,看起来相当牛批了…
到现在为止还与我关系最密切的当属 SteveSun 了,一个山东的比我小一级的童鞋。当时他在梦想联盟的圈子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却不做博客,我很不解。直到去年他的博客上线了,我才知道他更感兴趣的应该不在网站上,并且给他正式定义为“摄影大佬”“搞机人士”。他对相机手机设备了解较多,博客也充满了评测文章,比我的破站充实多了。他通过自己的拍摄和后期处理获奖,参与组织校园的摄影社团。我和他虽然聊的不多,但我和他的每次说话都感觉像在和很熟悉的同学说话一样。
哦,对了,还有最早给我(安利)网站空间的 吉吉 ,他的名字里有个“喆”。这个网站空间是凡科建站的免费空间,我在这里开始了第一次尝试,虽然网站域名不好看,但是我有了第一个自己的博客,每天的乐趣就是找找免费 WordPress 主题(当时我最想拥有的主题就是知言了,但是大几百的价格劝退,现在我很庆幸没有买,因为 GitHub 已经有开源的版本了,而且我也不再喜欢 WordPress 写作的感觉)。吉吉的网站最早我已经记不清了叫“天端有云”,网址是 tdsoc.net (现在这个域名已经被一个公司注册了),当时好像也是用 WordPress+Tinection 制作的。后来他还建立了一个二次元论坛 Kiria ,但是很可惜网址我已经不记得了,可能已经关闭了吧。最近在友链串访的时候看到一个网站 幻岛 ihisland - 一个小小的秘密基地。我在那里看到了“二吉”的字眼,一下子想起来他,我觉得应该就是他现在的博客了,看了看他的博文,感觉他现在也是个更牛哔的人了,玩 NOIP RoboMaster 等等……
啊,还有好多人啊,交集不多但是还很有印象:Bohan,一个可爱的蓝孩子,他的空间让我觉得他应该和我一样充满了沙雕气息哈哈哈。 薛定谔的猫 ,最早给我了一台腾讯云的学生机,让我在高中有机会一月一元(现在腾讯云也跟阿里云一样十元一月了)建站,现在好像在郑州学习。Martain ,是个大佬,对服务器架构网站开发都很精通,和后面说到的 Jason Ma 似乎有合作的关系,当时做了 Urox 柚诺主机出售服务器,做了很多当时我认为很牛逼的东西,最近在 TonyHe 的友链里再次看到他的身影 Victor's BlogPanHao ,当时梦想联盟里大手子,呼哈创始人(呼哈 Hohar 是一个高逼格作品,风格我很喜欢,它甚至拥有自己的百度百科词条 Hohar !吼吼),APP 开发者,好像是组织了一个团队和 Bin 的同为叮当 Dingdong 服务商。Perfession Denied ,当时“墨柯探索者”为数不多的围观者,后来了解到是和我同级的大佬,现在在北工大实验班,在我的单片机之路上给了我很多帮助,尤其是红外控制和电机兼容方面,我的 Arduino 也是在受他指点后决定入手的,他的博客是 WuSiYu's Blog365cent(市一中国际班的大佬,他的 Team 叫 每讯,有一个 NeXT 的新闻站点当年让我很崇拜),Yuwen Ruorong(同省的同级学生),SoulWord LZN(广东的大佬,好像是轻一(Lightone)成员),Jason Ma(梦联解散后参与组织了轻一(Lightone)团队,出售服务器,如果我没猜错现在的站点应该是这个:轻云LightCloud),Flyinet(已经记不清楚了,好像在知乎互粉了),…

 

说起来,小博客在风雨中断断续续地走过了五年了。五年我看到了很多独立博客的诞生和消失(也可能是换了域名我不知道),我也曾想过大佬的站都关了,我的破站又能撑几时?但是,如你所见,本站苟活至今(幸甚至哉)。从最开始到现在我不知道丢失了多少数据(前两年串访友链认识了后端大佬 雨落无声 ,当时麻烦他好几次,又是帮我恢复数据,又是帮我搭 Ghost 博客程序 的,真是感激不尽啊),那些数据里不知道存留了多少评论围观。每一次数据的丢失都让我痛心疾首,因为那些评论我都将它们视为珍宝!
对我而言,做博客是一件快乐的事。无论是最开始尝试主题时的新鲜感,还是现在记录生活与学习的充实感,都让我感觉非常满足、喜悦,当有新的访客留言时这种感觉尤为强烈。我期待通过博客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就像在群聊里结识和我一样沙雕气息的朋友(比如 Hydrcat 同学)一样。说到这得感谢一下我的朋友们的友链,通过一层一层友链我认识了许多有趣的大佬朋友,比如 c0sMxZero 等等,虽然没有互相加上友链,但每次看到他们的留言都会感觉亲切(心照不宣?可能就是这种感觉吧),希望我的友链朋友们能陪我一起继续博客之旅!

新开了一个博客交流群,希望认识更多喜欢博客、网站、计算机、单片机等大佬们,各位朋友们来凑一凑热闹啊吼吼,群文件有一些我收藏的资料。戳 这里 加入 Blog 主 の 圈(791792693) 吧!

添加新评论

本站现启用评论投票,被踩过多的评论将自动折叠。无关评论请关于页留言。禁止哈哈,谢谢。


已有 23 条评论

手机建站太真实了

可不咋的

可能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吧 :aru16:

豪哥的小迷弟 豪哥的小迷弟
0 0

你咋穿的品如的衣服,还用人家东西 :aru6:

MonsterX MonsterX 回复 @豪哥的小迷弟
0 0

你也好骚啊

果真是大佬,好长的历程

MonsterX MonsterX 回复 @心灵博客
0 0

不不不,是个臭弟弟

哇哦!dalao 的经历和我很像诶 :aru51: ,只是我还是个萌新,自控力极其低下的萌新呜呜呜 :aru15: ,继续和 dalao 一起学习!

哼,我不管,大师球啾咪! :aru138:

大师球! :aru18:

油炸皮卡丘 油炸皮卡丘
0 0

看完博主的这篇觉得很有感觉 和我的建站经历一模一样 不过我入坑比较晚(高中吧) 相比你 我还停留在水文的阶段 网站就不曝出来了(捂脸)

MonsterX MonsterX 回复 @油炸皮卡丘
0 0

加油啦哈哈,我也是个菜鸡,感觉自己学习能力太差了。

14年我用过a3w.cn来建站,现在看了下这个网站好像关了,以前还存了不少复习资料在上面 :aru15:

我只记得凡科当年域名是 .esy.es 后缀的,贼奇葩哈哈哈

  1. 1
  2. 2